※kid妍

Karry先生💕

大众爱情
小众情人

后来的我们(凯千现实向)

“让我们祝易烊千玺幸福!”

王俊凯猛然睁开眼睛,入眼是黑暗,入心的是丝丝缕缕的感伤,他就呆呆的坐着,直至眼睛适应了黑暗,他缓缓拿起了放置在床头的手机

“2023年9月26日  02:23”

王俊凯看着即使亮度调到最低但在黑夜里仍旧很明亮的手机屏幕出了神  

原来TFBOYS组合“十年之约”的路程已经走完一个月了,他原来有一个月没再去见过那个人了

王俊凯感觉有人在哭,他四下瞅瞅,那是只有他一个人的房间。那个人总笑话他年龄大,笑话他总爱幻想。

那是王俊凯想回他一句话的,叫什么来着

“比起幻想,我最爱的还是你小千千”

可那人最不喜欢的,就是他厚着脸皮大声的喊着

“小千千,小凯凯最爱你了!”

王俊凯不敢再想象,他习惯性的用手抹了抹睡醒的脸

眼底湿润

原来是他在哭

寂静的夜里传了一声冷笑,接着是久久不能被平复的语气说出的话

“千玺,我爱你”

“千玺,是不是因为我从没说过你做饭好吃,你就不理我了”

“千玺,是不是因为我不成和你说晚安,你就和别人走了”

“千玺……”

“千玺,你骗我,你说你爱的是我”

“千玺,你怎么和别人结婚了,说好的要为我穿新娘礼服呢;说好为我化个妆呢;说好我们一起把捧花偷偷扔给王源,让他早点结婚呢;说好……说好陪我过我24岁生日呢”

“千玺,回来看看我好吗,哪怕带着你的妻子,就单纯来拜访我,行吗,千玺……”






“据悉,近日曾经的知名的TFBOYS组合前成员易烊千玺的工作室方表声明称,易烊千玺将于3个月后在威尼斯举办自己的婚礼”

“易烊千玺自爆将于婚礼结束后再老家湖南举办自己的最后一场个人演唱会”

“据可靠消息报道,《后来的我们》这部电影或许是易烊千玺在娱乐圈的最后一件作品,易烊千玺或将移居国外,永不回娱乐圈”

“易烊千玺婚礼高清原图”

“易烊千玺亲吻新娘”

“易烊千玺在婚礼上公开与新娘的恋爱细节,与之相遇11年”

“全网祝易烊千玺幸福”

“爆!昔日知名的组合TFBOYS前队长王俊凯跳海自杀”

“王俊凯去世”

“王俊凯刚刚过完24岁生日”

“王俊凯为什么跳海”

“据说王俊凯真正的自杀原因与上周刚刚举行完婚礼的千玺有关”

“易烊千玺痛哭”

“易烊千玺已移居国外,称不会再回到这个充满遗憾的地方”

“《最好的我们》票房冲破50亿大关,主演却不会回来了”

“王俊凯生前弹唱《后来的我们》同名主题曲视频”

“易烊千玺点赞王俊凯弹唱视频”

“易烊千玺微博只留下一张与王俊凯的合照”

“易烊千玺微博发文:我很快就去陪你@王俊凯”

“易烊千玺跳海自杀”

【短小的一篇文,临睡前想到了十年之约后的三小只,思绪万千,就匆匆写了这篇文章,有必要说明的是,文章后面全是以微博热搜的形式写出来的,每个标题都是由时间线串起来的】
【还有要说明的就是《后来的我们》在文章中是根据文章主题编出来的电影,同时也是五月天的歌曲PS:文章就是我边听歌遍码出来的】

我望着月亮,却只看见你

“何必强求一个人去喜欢自己呢”
“这样多累啊”

更深夜静,蛰虫涌动,月光悄悄洒落人间,颜末就一身薄衣,轻倚着落地窗。

仰望寥廓天宇,斗转星移,她眼中是少有的惆怅,一双眸子仿佛能吸引万物,却怎样都无法吸引那个人的眼神。

“哎”深厚的男声从颜末身后传来,颜末许久未动的身躯才微微颤抖,她才缓缓转身,眼眸微微上抬,是颜大壮。

“颜末,你这是做什么,你有时的任性老爸我可以原谅你,可你如今几天不吃饭,不出屋是闹哪样,不就是他陆之昂要订婚了吗”颜大壮本想狠狠骂颜末一顿,可毕竟是自己宝贝的女儿,再怎样,他都要好好的护着。

“老爸”颜末只有在找颜大壮帮忙是才用的称呼,如今也就轻轻脱口而出了,颜大壮心疼多于惊喜。
自己日日夜夜盼的称呼,在此刻就这样被女儿无助的叫了出来,他竟然不知,是否要谢谢那个名叫陆之昂的小伙子。

“就在你刚刚进来的时候,那脚步声,我甚至在恍惚间以为是他来看我了,可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我还没看清你的脸,我就知道那是我的幻想了”颜末像是耗尽全身力气,从嘴中扯出一个个音节。

“他陆之昂怎么会来看我呢,看我这样一个在他看来毫无廉耻心的人呢。”她扯出一个笑,在颜大壮看来,这笑,比颜末撕心裂肺的哭还要使人痛苦。

颜末马上又面无表情,这使她,忽然想起多日前陆之昂说过的话“颜末啊,其实她不会笑的,她不会开心的笑的,跟她在一起真的很压抑,真是可怜了我自己”

“的确是可怜了他,跟我在一起,他也没落着什么好处”颜末喃喃自语道。

颜大壮从未见过自己女儿这样落魄过,可此刻,他除了心痛还能做什么,去教训那个臭小子吗,脑海里浮现出颜末求这他的画面。

“老爸,你千万不要找他麻烦,就算他真的不爱我,你也不要再找他了,我们之间不会再有联系了,你就当,就当为我给他留个好印象吧”

“末末,你……”“老爸,你说陆之昂以后会想起我吗”颜大壮一时语塞,常年在市场打拼的他自以为自己早就有一张能言善辩的嘴,此刻却着实不知该说些什么。

面对沉默颜末并没停止言语。

“你说,他会不会后悔当初离开我的决定,他会知道,我颜末是那么优秀,那么成功,那么……那么爱他”

颜末为自己建立的高级防火墙,却永远无法抵挡陆之昂的一句“颜末啊”

他是骑马倚斜阳,满楼红袖招的翩翩俏公子,也是她二十四桥明月夜等不来的良人。

从此,就希望他能好好的过日子。很久以后,他已娶她未嫁,只叫他的孩子放学路上小心些。

※这应该是一篇倒叙文,结局在颜氏父女的言语中我想大家也应该知道了,这是一篇实实在在的虐文,在这篇文章里,没有绝对的爱人,同样没有好的结果,我在文章中涉及到的人物,大多为自己编造,更新日期不确定,应该不会日日更,如果觉得文章写的还可以的盆友可以为我提些意见,我也会争取多写时间更文。

文章情节会有一些借鉴,但我争取做到完完全全是自己的东西,如果哪位发现和自己看过的其他文章有类似,我现在这里做下解释,也抱歉给你们带来一些疑惑,但我只是希望能是文章变得更完美一些,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这种借鉴,也可以私信告诉我,我会尽量使每个人都得到读文章的愉悦感。

                                                              亓周周附上

你是远方,触不可及的远方

用尽全力去拥抱周末~
亲爱的他发烧了,心疼♡希望他早点好起来
今天一天他都没怎么笑过😔

      

              -初识宛如爱上他很多年-

“陆之昂……陆之昂……这名字还可以,如果和颜末一起……陆之昂颜末……”

颜末心中这样想着,抬头瞥到陆之昂,脸刹那间变得很烫。脸这么烫,肯定很红啊,至少颜末是这么想的。便双手捂着自己的脸,迅速退离陆之昂的身边,陆之昂发现了颜末的逃避,心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礼貌的事让颜末生气了,于是快步追了上去。

“陆之昂,陆之昂,都怪这个陆之昂!”颜末害羞的时候总会轻轻跺着地,低声喃喃着什么,样子甚是可爱。这个举动同样萌化了直男本性的陆之昂,但当他走近颜末,听到颜末喃喃着自己的名字,眉头不禁一皱,莫不是真的惹到她了?于是快步走到颜末身边。

“颜末!”陆之昂拍拍颜末的肩。

“啊!”颜末这个易受惊吓体质的小女生自然被吓得不轻。

颜末转身,刚想和吓她的人“理论一番”,却在看见那张令她害羞的面容时,无了言。

抬起脚便要逃离,可奈何陆之昂的牵制,颜末一个转身便摔在陆之昂怀里。“呦!”纵使颜末是个体重未过百的女生,可摔在陆之昂身上,还是让陆之昂惊呼一声。

(未完,就酱)

中考过后安心做个书法客

浪子独行,无人问津

“我把对你的爱,
    锁在无人问津的橱窗里,
    当又一缕阳光落入土壤,
    我的爱枯萎,糜烂,
    连你也超度不了它的悲。”

↑为同班小姐姐谱的曲,填了词。。。
然后她就打消写歌的念头了。。。
🙃我可能摧毁了一颗在未来闪闪发光的歌星。

或许只有写文章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是个有故事的人。

你是远方,触不可及的远方

忽然觉得打字好累~
希望会有人支持~

  正文开始

       -他-(续)

颜末总是认为,那种长得好看,脾气好,人品好的男生只出现在她看过的小言里,直至她遇见了陆之昂。

那次考试以后,学校又赐给颜末一周的休憩时间,终于,当太阳又一次将光普照在星期一的万物上时,学校已经为学生安排好新班级了。

颜末刚踏入学校大门,就看见甬路旁拥挤在一起的学生。数万只眼睛都直直看向贴在墙上的那几张纸。

颜末凭借自己的“身高优势”,轻而易举的钻到了最前面。原来是分班情况。颜末向来不喜欢让无聊的东西进入自己眼中。就在颜末准备“原路返回”时,一个声音唤住她。“同学,你是几班的?”颜末是个十足的音控,所以被如此动听的声音唤住,她也想看看那声音的主人到底长成什么样子。

转身。抬头。

那一瞬,颜末从此改变了她一直以来认为的“声音好听的男生大多长得不好看”的观点,那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没有颜末喜欢的大眼睛,可眼角那颗痣却似惊艳了时光般,那么醉人。

虽然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但颜末不得不承认,她好像爱上这个男生了。

一声“同学?”,暂且将颜末拽回现实,颜末觉得有些失态,重新摆出颜大小姐特有的自信微笑,“同学,我长得不高,你能帮我看一下嘛,我叫颜末。”

“颜末……颜末……”那个男生手指着那张张白纸,嘴里喃喃的念着她的名字,颜末从来没听过有人叫她的名字叫的那么好听,在那一瞬,她忽然觉得,这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叫颜末就好了。

“颜末……哦!”男孩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你是一班的”,颜末是个易受惊吓体质的人,刚刚男孩的惊呼让她有点措手不及,不过看到男孩的笑脸,颜末的心渐渐平静了。

“颜末同学,你好,还没来得及介绍,我也是一班的学生,我叫陆之昂。”

你是远方,触不可及的远方

后来的许多个夜里,陆之昂都会从那个没有颜末梦里惊醒。

但好在,心上人就在身旁。

那时的他会抖抖肩,擦擦额头的汗,然后紧紧抱着枕边人入一个有她的梦。

【正文开始】
      —他—

又是一个阳春三月雨夹雪的怪天气,颜末心惊胆战的结束了高二的入学考试,连脚步都变得轻盈了。

那时还没有一个固定的好闺蜜的颜末,只能一个人悻悻的走完学校长长的甬路。校门口是拥挤在一起等待孩子的家长们。颜末淡然的环视一周,又低下头:果然,颜大壮又去和他的公司在一起“鬼混”了。

很多的学生在颜末身边跑过,抱住自己的父母就不住地撒娇,那欢乐的笑声传到颜末的耳朵里却是那么刺耳。

“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颜大壮剥夺了我向他撒娇的权利了。”
 

是的,这篇文章是改编自作者本人(也就是我自己)与我喜欢的人发生的故事,预告一下,我们俩的故事有过一次分开,后来又和好了。这次我打算在文中为颜大壮打call,写一点颜氏父女的故事。
就酱,晚上争取更一次,物理作业写到我心累。